虚伪的成功

心情随笔  • heaven  • 2016年03月19日  ♥ 评论次  • 被围观

虚伪的成功
    也就是这十年吧,我们突然被淹没在各种各样的成功学中。在我中小学的时候,手机还没有那么的智能,只能接电话、打电话、收发短信。那时候的成功学仅能通过书本、报纸来推销,尤其是书本,那时候每次进入新华书店,门口摆着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成功学书籍,不过那时候似乎一本都没看过。
 
    后来,也就是二零一零年左右吧,新浪微博兴起,铺天盖地的成功学充斥在微博中,现在在我看来,这是心灵鸡汤式成功学。曾经的我,也热衷于看这些,但是后来上了一门社会学的通识课后,突然有了一种被骗的感觉——成功学就是一门让你迈向愚昧与失败的神奇学科。
 
    其实那些微博、微信看多了,难道他们不会有疑问:这些人怎么可以这么有空发这么多的成功学?他们每天不停发微博就能赚钱?谁给他们发钱?我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这些人受雇于某种拥有不可告人目的的机构,但是,这样的人、这样的微博不禁令我生疑。
 
    在这些文章里,一味地鼓吹你应该怎么做,然后就能取得成功,说努力能成功。
 
    真有这么简单?
 
    我们从小就被告知要努力学习,将来出人头地才有前途,用以前的话来说,不努力不考取功名是愧对列祖列宗的。
 
    努力就够了?真能赢在起跑线?
 
    不,绝对不够。一个草根孩子和一个富人孩子在学业上付出同样的努力,绝对会出现天壤之别。起跑线?如果真有,那条起跑线就是一条不规则曲线,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公平的起跑线。对于普通人家而言,不努力确实不行,但努力了也未必就见得能够出人头地。这些成功学大师所没有说的是:对于平民阶层的子女来说,晋升途径之狭窄绝对超乎想象。之所以超乎想象,就是因为想象早就被弄得乱七八糟、不切实际了。
 
虚伪的成功
    本来,不同群体被教导在生活中期待全然不同的东西,用合乎身份的方式行事。比如,穷人预期的是贫穷,他们因而接受贫穷的事实,印度的种姓制度就是维护这种等级制的最佳体现。低种姓的人群不会逾越等级追求突破种姓限制、过着高种姓的生活,文化和社会结构能够和谐共存。这当然也能减少诸如酗酒、犯罪等行为的发生,因为民众知道自己应该追求什么,而且也能满足追求,幸福感自然不低,何必犯罪。不过,这种文化自然也严重削弱了阶级流动的可能性,人们也不会追求颠覆现有制度,底层人们只想过着安稳的日子,上层贵族也能维持他们的统治。
 
    但是,现在一切都错位了,在这个所谓民主的年代,连文化也变得“民主”起来,这些成功学大师甚至连上层的统治阶级都在说人人都能获得成功——也就是说,人人都可以拥有物质上的成功。这使得大多数的普通人家的子女所希望达到的和富人子弟相差无几。这似乎很好,只是似乎而已。问题的症结在于:志向的平等并没有得到机会平等的匹配。在布鲁斯的《社会学的意识》里有这样一句话:“精英统治的辞令鼓励人人想要同样的东西,但阶级结构的现实意味着许多人没有机会合法地实现他们的目标。”
 
    为什么平民这么难取得成功?
 
    在那本书中有这么两句话,我觉得说的很好:“不管你出生于哪个阶层,自我提升的可能性不仅取决于体制的流动性,也有赖于你想最终进入的那个盒子的容量。”“对于底层和顶层的人而言,最终到达高层的相对机会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有趣的是社会结构,和膳食营养结构一个样,都是金字塔形状的,而且似乎没有改变的迹象。上层的容量就这么多,哪怕你再努力,就算争破头也是上不去。于是,这种“民主”的梦想造就了社会的不安定,其实是人们心里的不安定,想要成功,却怎么努力都是那个样子。然后就会对社会不满,作出各种危害社会秩序的行为。
 
    也因如此,我有时候觉得这些成功学大师就是受雇于外国情报、间谍等机构,不安好心地发布这些文章、书籍,不过还是由于没有确凿证据,下不了断言。
 
    不过这些成功学倒是达成一个目标:戕害人命。有些人被这些大师蛊惑了,整天鬼迷心窍地追求功成名就,不顾健康,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最终却扑了个空,一口气上不来,死掉了,一切都没了。也难怪,整天看那么多成功学书籍,哪有那么多的时间来静下心来阅读中国古典书籍,自然也对安贫乐道这样的思想嗤之以鼻。
 
    人活一辈子,追求这么多又有什么意义,东西够用就好。
 
    知足常乐啊!

    文/何昊旗
 
分页:1 2 3 下一页
下一篇:只在梦里
网友点评 查看全部点评>>